讨薪不成 被边缘绝望


   事实给了这种看法一个佐证,用六个人鲜血提供的“有力”佐证:农民工王某讨薪受辱,挥刀杀死四人、重伤一人,自己被判处死刑。杀人者偿命,法律不会因“情有可原”而失去法律的尊严;被杀死的人里,也并不都是“死有余辜”,但他们却在种种巧合中,成了农民工与资方矛盾的祭品。农民工和下岗工人、城市失业者一样,是现实社会的弱势群体,他们并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。善良人也会杀人,杀人重罪,是要偿命的。肯舍命杀人,并不是他没有想到杀人的后果,而是被社会边缘化、屡次三番无法从正常途径得到合理对待后的极端行为。法理难容,其情可悯。

   农民工背井离乡来到城里打工,是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?不是,只是为了求取温饱。农民工现行的收入水平,根本无法给自己、家人带来丰厚的收入。或因家里人多地少、或因种地没有好的收成,为了活命、为了解决吃饭问题,不得不出外打工。前二年,珠三角加工企业里的农民工,少得可怜的工资,扣除自己必须的开支,所剩无几,以至出现民工荒。就在这少得可怜的报酬里,建筑行业的农民工,还承受着无法按月得到报酬、讨不到工钱的风险。轰轰隆隆地为农民工讨薪,过后,没有相应制度、体制配套,结果还是无法根本解决农民工按时领取、足额领取工资问题。农民工为了讨薪,冒着生命危险要跳楼、要跳塔。本没有过份要求,只是最基本的愿望:讨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工钱。

   歧视农民工,并不是个别现象。“见到熊人压不住火”,是绝大多数人的心理。畏官不畏民的现象,无处不在。制度上的二元化社会隔离,大城市事实上的准入制度,同工不同酬,都把城市里的农民工边缘化了。曾看过一幅照片:一个打工的小孩子,满脸的稚气,满身的白灰,*在电话亭上给家里打电话:“我在城里挺好的。”不管工资多低,不管吃、住多么差,不管受到多少白眼和冷遇,只要能拿到属于自己劳动所得的报酬,农民工就千恩万谢了。毕竟,工资少、活累、危险,只要能把钱拿回家,出来打工受到的所有委屈和不公,都会在泪水中得到化解。遗憾的是,农民工最基本的愿望都没有得到满足,以至于悲愤、举刀杀人。
上一编:要善于发问   下一编:没有了

公司地址:广州市天河路198号精典大厦七楼 邮政编码:510620
2016年日历 网址导航 南方人才市场招聘会 南方人才市场